登入

與主站在一起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文/哈拿
 將近六年了,本來是「完整」的我被打碎了,這時我才體會到什麼叫「魂的破碎,靈的出來」、什麼叫做「腿瘸」了?從不知如何活下去,到安息在主的話裡,整個過程中我看到主的雙手主宰了這一切。祂只有一個目的,就是讓我更認識祂的旨意,也更認識祂自己。這位神不僅為我捨命,祂更是要把祂自己給我,「祂」就是一切問題的答案。
不與撒但妥協
 女兒同性戀的狀況一發生之後,接著又休學,當時她正值高中的反抗期。突然所有的事一起爆發,實在是招架不住。以前管教的那一套,完全不管用。將近兩年的時間,真是到了人的盡頭。我用盡各樣的方式跟神說話,完全離開儀式性的禱告,有時求告、有時喊冤、有時撒嬌,真是到了極為傾心吐意的地步。之後我就發現我跟神的關係變得是親密的,距離是近的。
 接著神又帶我們到另一個階段,正好我服務的診所缺一位護士,女兒就因此成了我同事。我一方面高興她有工作,另一方面又怕別人知道她的情況。在這樣的矛盾中,神讓我們一起對她的學姊兼同事,有福音的負擔。當時我是在一種非常軟弱的狀況下,覺得自己能站立得住就已經很好,而這傳福音的負擔是女兒起的頭,她傳福音給了她學姊,接下來由我來持續關心。我們母女用這種「接力」的方式,學姊終於得救了,不但得救還準備全時間事奉主。她學姊完全知道女兒的情況,後來還成為我們最好的扶持,並且還帶另外一位同事歸主,而這位同事後來又帶了四位病人接受主。在這個傳福音的過程中,我看見神所做的真是奇妙,應驗了神的話「神的恩典在軟弱的人上顯得完全」。
 三年前女兒離開了診所,自己找了一個適合她的工作。剛開始打工時數不多,又很辛苦,我很怕她做不久,也怕她會被歧視,擔心她跟同事的相處是否融洽?種種的擔心,逼得我更迫切為她禱告。希望同事能接納她,在工作上也能受到肯定,自我的形象能提昇,不要成為社會邊緣人。我定了一個時間,固定每週禁食一個早上,為女兒、走出埃及的同工、我認識的家長和他們的孩子禱告。雖然不知神醫治的時間何時來到,但絕不跟撒但妥協,我要站在神這一邊。我也常告訴她神是何等愛她,也藉此提醒她神是何等願意醫治我們,只要我們願意。
因愛常歸家
 感謝神聽了禱告,她這幾年的工作對她的醫治是有幫助的。前幾天她告訴我,經理準備在這月底升她為襄理。前不久店裡還做了一項人緣評分,她得了第三名。每次公司有聯誼比賽,她總是會參加。只因女兒去,其他的員工才願意去,今年她帶隊比賽專業項目,得了第一名。這些人際關係的提昇,對女兒自我形象的恢復,肯定是有幫助的,感謝神在女兒身上所做的這一切!
 她有一位交往了好多年的姊妹,提出了分手,她們之間分分合合了好多次。分手的原因是那姊妹希望以後能有一個正常的家,服事神及弟兄姊妹。因此女兒開始不聚會了,不僅如此,連其他的禱告聚會也停止了。前幾週的主日上午,我仍舊叫她起床去聚會,也摸她的頭說:「妳是神重價買回來的,神要在妳身上顯出祂的榮耀。」雖然她還是沒有起床,但奇妙的是,我裡面卻有安息,因我知道主有祂的時間,因祂是主。
 這段期間家裡養了兩隻貓,她的房間讓貓住,她就來跟我睡。以前女兒一回家就會鑽進房間把門一關,很少有機會能跟她多說話。現在我們躺在床上,一聊就聊半天。上星期六她父親從外地工作回來,她還打地舖跟我們睡,也特地請了兩天假,跟我們一起去旅行。到了中部溫泉區,不僅願意穿泳衣泡露天溫泉,還願意在室內池裡跟我敞開的談心,直到她父親在門口呼喚我們,才知道在不知不覺中已過了兩個鐘頭了。
 我仍在認識神的過程中,願神賜我智慧和啟示的靈,讓我能更充分的認識祂!

信心走遠路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文/感恩人
 對我而言,這事件之初,有如惡夢般。在長達半年的時光,每個深夜,不知仍在夢中或已經醒了。常常盼著再沉睡下去,當它是個惡夢吧!亦或選擇睜眼開來,面對更大的憂傷:「它!是個事實」。椎心刺骨的疼痛,是那段日子的熬煉。
面對事實
 愷自嬰兒時期即是個笑臉相迎,帶給人歡笑的生命。他天真、活潑、不與人爭奪計較、有憐憫、體察大人心意,是眾親人間的開心果。他讓我這母親得著莫大的安慰及感恩,心想愷真是上帝所賞賜的最好禮物。
 在幼稚園、小學、國中的十五年當中,因為「愛」的緣故,總是用盡一切辦法,替愷及姊姊安插入最好的班級中,甚至不惜為愷換了三間幼稚園、二所國小。這一路刻意鋪陳所得的平順,讓愷完全沒經歷什麼叫「挫折」。直到他上了高中,不再是我這做母親可掌握的環境。他首次面對來自各樣環境中成長的同學,他第一次看到人的多樣性。愷是個人際導向的孩子,那挫折就更大了。當時的我面對一個高出二個頭的兒子,突然的沉默,以為是遲來的叛逆期,就給予「獨處」的尊重。
 愷的爸爸是個人人看來皆算是標準的好男人。不抽煙、不喝酒、勤奮工作。除偶發性的大怒外,看不見他生氣,卻也不見他喜樂常在。家中大小事都有老媽及老婆來決定,他只需配合即可,樂得輕鬆。回家看報、看電視就是一天最好的消遣,與家人、孩子間的互動、談心,也因個性內向幾乎是沒有過。加上年輕即有的關節炎,又不愛運動,也就未陪伴孩子有體能上的活動。雖然愷長的高頭大馬,體育卻是他最差的。當爸爸看見平常笑口常開的兒子,上了高中突然的安靜,也不察有異。反倒覺得,終於長大了,比較穩重是好現象。(幼年期愷的多話,爸爸認為太聒噪哪像個「男人」?)
    剛升上高中的愷,有一天晚上在爸爸上床後,他終於將心中積壓的情緒完全傾瀉在我的面前。他一直不停的大哭,從未見他如此,我嚇壞了,也有好深好深的心疼。他說了在同學間的孤單,對爸爸的冷淡舉止不滿,也同時告訴我他發現他對女孩沒感覺,喜歡男生…他終於累得睡著了。上了床的我,一夜未眠,幾次實在忍不住跑就進廁所痛哭。清晨去了教會參加晨禱,詩歌一出口,就不能自已的放聲大哭。多大的諷刺,信主三年多的我,第一次發現自己多麼軟弱、不足,是多麼需要神!還好有小組長對我深深的陪伴,她帶我看見「一肩挑」的個性,愛孩子也過了頭,還有「息事寧人」的性情,與強權的婆婆相處模式是完全沒有「自我」的順服,孩子在當中也有了犧牲。
以淚洗面
 後來我接觸了走出埃及和瑞蘭傳道,並參加家屬聯誼會。也盡量參加走出埃及所有的課程,學習裝備自己。從極力排斥後天環境影響所導致同性戀(不就是承認自己教養失敗?),到平心靜氣自我反省。這一路上經歷了上帝的慈愛、豐富、足夠的恩典。
    愷在那一晚談話後,口就更緊,唯一他強調的是,不能給任何人知道,尤其是他的父親,其餘就不肯再多說一句,他更安靜了。
    我天天以淚洗面,在人前要裝得若無其事,內心看著心愛的兒承受著如此大的痛苦,我卻一籌莫展。愷也不再進入青少小組,我就更加擔心。直到瑞蘭傳道教導我更深的禱告,並一如往常的愛愷。也鼓勵應該讓爸爸知道,做些調整,這是相當關鍵的。當鼓足勇氣告訴了爸爸,對他是很大的打擊,也受傷,被控告。雖然爸爸很受衝擊,但也做了最大努力,用最大的智慧及愛對待愷,並學習言談帶著鼓勵支持,一改以往的批評糾正。也接受瑞蘭傳道的邀請,見了二次面。我也學習不凡事插手,並給他們父子獨處空間,也凡事尊重爸爸的意見。
祂看顧保守
    在每月一次家屬相聚時間中,我們分享甘苦,同心合一禱告神,彼此支持打氣。我自己隨時的禱告,求神保守看顧這孩子不遇試探,遠離凶惡。我的小組長更在這些年中做我隨時的陪伴、諮商,讓我有勇氣及智慧面對各樣的狀況。
    感謝神一直看顧、保守愷,當他考上大學後,首肯與瑞蘭傳道進行一對一的諮商。諮商十次之後,愷與我分享的是:「不探究如何形成,乃是往前看,該如何往下走。」還記得愷在讓我知道他的性向時,與我爭辯他的何辜。他只是孩子,他覺得自己如約伯莫明的受難,神為何對他開這麼大的玩笑?他不為人知的痛苦,為何需要獨獨承受?        
    神的作為,豈是人所能測度?慈愛的神仍然讓愷經歷了拯救,他再度進入教會,參加了暑期短宣,他遇見神,聽見神親自對他說話。短宣回來後,他受洗了,接受神成為他生命的救主。讚美主!
    我深信他還有一段辛苦的路要走,但我滿有信心,深知神能做的,我無須憂心,一切都有祂的看顧引領。期待著他站出來分享生命見證,成為更多人的幫助。容我鼓勵所有路上的朋友:「是否覺得這試煉太重?你當尋求與主交通,祂必給你得勝的能力,因祂曾應許-我必堅固你。」

遠離羞愧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文/ 珍惜
 一個成為同性戀的家庭,其背後的原因都是有跡可循的。雖然成因複雜,但那情感部分的不滿足,卻是共同的。
肝腸寸斷
 當我兒子還不是同性戀時,有一日在考慮是否回台定居時,神的話突然臨到:「孩子!妳回去後會比現在更苦。」當時的我就莫名其妙的痛哭起來,那種傷痛的感覺,如同今日哀痛的心相仿。
 在早婚不成熟的狀況做了母親,孩子一出生就在婆家中扶養,雙方推來推去,孩子每回哭得聲嘶力竭不願回奶奶家,就在這種撕裂情感的狀態中度過他的童年。我們則在北部工作,偶爾回去客串父母直到小學。
 我和丈夫的關係有如惡性循環一般,他情緒不成熟,我則將他帶給我的傷害轉移在孩子的身上,經常的打罵他,也常為了功課,常以苦毒的話語傷害他。早婚使我吃了不少苦,我發誓再也不生孩子,如此一來也使得兒子孤單得常對假想對象說話,直到長大還有這現象。
 有一次在為功課打罵他時,聖靈用很清楚的聲音告訴我:「你的兒子是同性戀。」當時的我嚇了一跳,但立刻消滅否認那些話,因為我不願相信。直到後來證實他真的是同性戀之後,那段日子我心如刀割,常常跪在神的面前認罪悔改,苦苦的哀求神。我經常哭得肝腸寸斷,甚至進入瘋狂歇斯底里的情緒,而我的丈夫他表達的方式就是用強迫性的行為,例如:剃光兒子的頭髮,要我跟著上下課緊迫盯人,免得他與其他的同性戀者接觸。我則強迫他跟著我讀聖經,一堆的方法卻無法阻止他繼續,家裡天天如同大浩劫後燒的斷垣殘壁一樣,丈夫只要一抓到他有這種行為,就是一頓毒打。這種現象兩年後,有一天孩子也只好背著書包,什麼也沒拿的被趕出家門,那晚我和丈夫抱頭痛哭,兒子這一走就走了十年。
交託父神
 一個十六歲的孩子他無力抵抗這種罪的引誘,他離家後,家中也息了戰爭,但是我心卻像大衛一樣。當大衛知道背叛他的兒子押沙龍死了,大衛傷心的哭著說:「我兒押沙龍啊!我恨不得替你死!」當時的我就是如同大衛的心情,神也在我向祂悔改認罪的時候,祂的慈愛臨到我,祂說:「我是從糞堆提拔窮乏人,我必從黑暗中將你的兒子帶回。」陸續的在每次軟弱時,神就藉著多方印證告訴我,祂會救贖。這些年我從羞恥和羞愧中得釋放,因為我知道耶穌在十字架上已擔當了這一切,包括了一切的恥辱,雖然在那些年間我天天問主:「我該怎麼辦?」神都默然不語,祂彷彿對我說:「妳要安息,我負責!」但我的心實在害怕擔心,無法喜樂,還是軟弱著。但神當年的應許支撐著我,如錨穩在心中,這是耶穌給的信心,使我走過了十個漫漫的年日,耶穌已為我兒死了,現在我不再哭泣了,因為我只有交託,神的愛會遮蓋一切。
興起同伴
 在這十年當中,感謝神為我興起屬靈同伴,來安慰、支持我,也為我禱告。更感謝走出埃及團隊的陪伴,使我不孤單。當年發生狀況時,那種孤單的痛苦,使我體會許多與我們有相同狀況的家庭。神把憐憫這些父母親的心賜在我的裡面,了解他們的辛酸痛苦,我知道神呼召我將來要服事他們。常常有些還沒有認識主的父母遇上這些問題時,有的可能都是採取妥協或放棄的態度,每次想到這兒,我就有極深的難過。這是一個長久的爭戰,不是一下子就可以解決的,但耶穌知道,祂對同性戀的愛是特別大的,這些年如同哈巴谷書三章所寫的:「雖然無花果樹不發旺,葡萄樹不結果,橄欖樹也不效力,田地不出糧食,圈中絕了羊,棚內也沒有牛;然而,我要因耶和華歡欣…祂使我的腳快如母鹿的蹄,又使我穩行在高處。」我決心走出來服事神,因為祂是我的盼望而不致羞愧的神,不是在交換什麼,乃是祂給我的實在太多了,我所能承擔的都是祂為我承擔的。感謝主祂看得起我,也知道我會與祂一起爭戰贏回這些失喪的靈魂,以及那些仍活在痛苦黑暗中,被傷痛抓住的家屬們。